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文培训 > 古典点评 >

评毛稚黄作《毛太保传》

时间:2017-04-27 13:25来源:未知 作者:逸湖萧飞古文网 点击:


   

    作者介绍:毛先舒(1620—1688)明末清初文学家,西泠十子之一。原名骙,字驰黄,后改名先舒,字稚黄,仁和(今浙江杭州)人,明末诸生。入清,不求仕进,从事音韵学研究,也能诗文,其诗音节浏亮,有七子余风。毛先舒与毛奇龄、毛际可齐名,时称“浙中三毛,文中三豪”。

    主角介绍:毛文龙(1576年2月10日—1629年7月24日),字振南,一名毛伯龙,浙江杭州府钱塘县人(今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),祖籍山西平阳府太平县(今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),明朝末期将领,历仕万历、泰昌、天启、崇祯四朝,官至左都督平辽总兵官。毛文龙曾开创了军事重镇东江镇,在与后金的战争中颇有战功,但为人骄恣,所上事多浮夸,索饷过多。后被袁崇焕矫诏所斩。


      毛稚黄作《毛太保传》,言文龙以万历四年某月十四日,生于钱塘松盛里。美须眉,目炯炯如电。为人落拓(坦荡),不治生产(家务生计),好谈兵。尝与人群饮酒楼,酒酣拍案曰:“不封侯,不罢休。”众皆笑之。

    年三十,走(出行)燕中,不遇,又走辽左。辽帅收之幕下,授海州军官,渐至都司。后以(因为)王化贞荐,授空札数百道,得便宜行事。时天启元年也。公于是率麾下百九十七人,东据皮岛。皮岛者,故朝鲜地,四面皆山,陡绝,惟西面一隅(一个角落)可通舟楫。公得之(攻取),金、复、海、盖诸州皆震。朝廷遂以公为正总兵,赐尚方剑,进左都督,又加封太保,封三世,袭一子锦衣卫指挥。

    于是公益自奋励,筑城修楼橹,立火炮为守御具(安排),又建府铁山,立文庙,设学,诸生得附北直隶山东乡试,有中式(中榜)者。屯田铸钱,通商舶,为长久计。遇敌敢战,屡捷,出奇无穷。尝(曾经)战于大石岭,矢来如雨,再易马,皆射死。夜半,公登山入废庙,顾见庑下有黑马,遂跨之出。马行甚疾,敌望之,皆辟易(避开)。天明还军,军士皆欢呼。及下马,则一黑虎跳跃而去。众大惊曰:“将军天人也!”

丁卯冬,有时贵人膺召入都,与所亲客言别。问曰:“方今以何事为亟?”会此客与公私隙,故为沉吟曰:“东岛大可虞。”初,公所招集士已十余万,日费朝廷数千金,饷不时发,公屡上疏,仍不发。最后公疏云:“脱使(假使)士伍一朝脱巾而呼,臣虽万死,不能禁其离心,如国事何?”廷议已疑其要胁,而时贵适入,时袁崇焕新起经略(治理),驻辽左,时贵阴令(暗中)图之。

崇焕乃以书召公(毛文龙)会双岛。双岛在皮岛西。崇焕云:“有密(秘密)语。”公坦然扬帆来,且欲因是细陈军饷事。时军中颇以为疑,请多从(多带随从)者。公曰:“我大将任东隅一面,彼不奉诏,岂敢杀我?果有诏,虽多人何益?徒滋猜贰。且不闻郭汾阳赴鱼朝恩之宴乎?”既相见一古寺,崇焕谓公:“吾所欲与公语,他人不得闻。”两人各屏去驺从(随从军士),独崇焕后一书生随。崇焕顾曰:“此吾幕中奇谋士,故尝与俱。”因共挽手入寺。书生者,状短小有力,袖短刀。既入,坐定。祟焕故移坐就公语,良久忽曰:“吾今日欲断将军头。”公笑曰:“毋谑。”崇焕曰:“奉密旨。”怀中出片纸,盖矫诏(假托或假传的皇帝诏书,或者篡改皇帝的诏令)也。公疑之,崇焕曰:“我如屈杀君一刀,他日偿君百刀。”公即坐下拜,涕泪无一言。书生遂出刀斩公。祟祯二年六月五日也,年五十四。

徐泉一复上疏白公冤,不报,泉一遂挂冠归。未几军书旁午,都城大震。朝廷知公实枉死,又颇思其功,逮祟焕磔于市,每肉落一块,人竞买而食之。百刀之誓,至此而符(相符合,应验)。时贵(吴三贵)人亦得#from 阅读答案__毛稚黄作《毛太保传》,言文龙以万历四年某月十四日来自学优网http://www.gkstk.com/ end#罪。

公之为将也,严赏罚必信,与士卒同甘苦,有古名将风,然恃其功,能于权要,绝不馈遗。或送白金千两,须人参百斤,公但(只)如其价报之,故亦以此致祸。

铁山、皮岛俱祠公。辽左遗民,有挈妻子来,无所归,号泣自经祠下者。

    注:在高台基址上,周边连续建屋,以围成一个内向空间的院落,其周长屋,即古文献所谓的“庑”。

    点评:骑黑虎段精彩,有古风之慷慨;而崇焕疑而杀之,并发阴誓,因此而亡,实为遗憾。而其誓亦应验,无奇不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