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文培训 > 古典点评 >

读柳宗元《鞭贾》后感言

时间:2017-04-03 20:10来源:未知 作者:逸湖萧飞古文网 点击:
   

原文:
      市之鬻(读音yu,四声。卖)鞭者,人问之,其贾(读gu,三声。价钱)宜(应该)五十,必曰五万。复之以五十,则伏而笑;以五百,则小怒;五千,则大怒;必以五万而后可。
      有富者子,适(到)市买鞭,出五万,持以夸余。视其首(顶端),则拳蹙而不遂;视其握(手握的地方),则蹇仄(卷曲)而不植(蹇仄:蹇 读音jiǎn。歪斜。植:直);其行水者,一去一来不相承,其节朽墨而无文;掐之灭爪,而不得其所穷;举之,翲然若挥虚焉。
余曰:“子何取于是而不爱五万?”曰:“吾爱其黄而泽,且贾云者……”余乃召僮爚(读yue,四声。火光,这里作动词,烧)汤以濯之,则遬(萎缩)然枯,苍然白。向之黄者栀也,泽者蜡也。富者不悦,然犹持之三年,后出东郊,争道长乐坡下。马相踶,因大击,鞭折而为五六。马踶(通踢)不已,坠于地,伤焉。视其内则空空然,其理(质地)若粪壤,无所赖者。
      今之栀其貌、蜡其言,以求贾技于朝者,当分(适合)则善,一误而过其分则喜,当其分则反怒曰:“余曷不至于公卿?”然而至焉者亦良多矣。居无事,虽过三年不害。当其有事,驱之于陈力之列以御乎物(陈力:出力。御:治理),夫以空空之内,粪壤之理,而责其大击之效,恶(哪有)有不折其用而获坠伤之患者乎?
 
      作者:柳宗元(773年-819年),字子厚,唐代河东郡(今山西永济)人,唐宋八大家之一。著六百多篇文章,经后人辑为三十卷,名为《柳河东集》。因为他是河东人,人称柳河东,又因终于柳州刺史任上,又称柳柳州。柳宗元与韩愈同为中唐古文运动的领导人物。
 

文言文读后感:
 
      伪诈之徒,以劣货贾于市;且其风貌益伪;如鬻鞭者,还之五十,大笑;以五百,小怒;以五千则大怒。人皆入其伪中矣。以之为真品,付五万亏之而不觉。余悲其不智久也。复有用之而折损自身,是为咎由自取也。其鬻者,别人之名利于外,不重其质,是以形式大行其中,自入他人彀中,宰割由之。若人不以名利外表为尚,鬻者岂可诈之耶?伍豪云名誉之害曰:“力足可比之日光之吸行星,绕之而不克离。是故智者遇之顿失其智,愚者当之益增其愚,颠倒世人,尽入壳中,有如令人喜怒哀乐之势焉。”是悲哉!不然,伪徒岂能以饰冠而入朝耶?上岂有不辩之欤?皆醉心形式而惰于不察,是以天下人以形式名利为尚,风俗歪曲,不复为道也。
      若无正理智,别形式,重本质,其悲岂能断哉?唯此可行之也。